《美國陷阱》揭露了一個駭人聽聞的霸凌主義案例

來源:《求是》2019/12 作者:強世功 時間:2019-06-18
0 美國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美國陷阱》是2019年4月中信出版社出版的中譯圖書。該書以作者皮耶魯齊的親身經歷,揭露了美國政府打擊美國企業競爭對手的內幕。這本書的出版,讓我們充分認識到美國法治的兩面性,即對內保護資本集團的利益,對外維護美國霸權。美國一些人所推動的“全球法律治理”,無論是高調宣揚“海外反腐”,還是擴展“長臂管轄”原則,實質都是將本國國內法和司法權凌駕于國際法和國際社會之上,通過建構全球法律秩序來維護全球霸權。

一、美國陷阱的雙重含義:司法陷阱經濟陷阱

法國阿爾斯通公司作為世界工業巨頭,一直是法國傳統工業的驕傲。進入21世紀后,公司在并購擴張過程中由于受到次貸危機影響而幾度陷入財務危機。美國電力巨頭通用公司很快就瞄上了這塊肥肉,并展開收購阿爾斯通的商業談判。在談判過程中,阿爾斯通公司的高管皮耶魯齊在美國機場被美國司法部門以違犯《反海外腐敗法》為由逮捕,并由此陷入“美國陷阱”。

1124628340_15606117287131n.jpg

左圖為《美國陷阱》法文版,右圖為中文版。

在這本書中,“美國陷阱”具有雙重含義。第一層含義,是指皮耶魯齊被美國逮捕而陷入美國訴訟法中“辯訴交易”的“司法陷阱”。美國訴訟法秉持一種當事人自由博弈的仲裁原則,訴訟主要取決于控辯雙方的博弈,法官只是消極的仲裁者,由此形成美國訴訟法上的一個特殊的制度安排——“辯訴交易”。如果被控告方能主動認罪,控訴方可提出減刑或免刑,而一旦雙方達成協議,法官就予以認可。這種訴訟理念和制度安排,無疑有利于作為強者的政府和資本家。

在這個案件中,面對“辯訴交易”的“司法陷阱”,假如皮耶魯齊拒不認罪,就意味著自己必須在證據收集和法律辯護上足以對抗美國的司法機關。但是,皮耶魯齊的律師都是美國人指定的,巨額律師經費也不是他個人能承擔的,更何況美國監獄的私營化還意味著必須交付大量資金來承擔自己在監獄中的漫長對抗。特別是一旦自己的辯護失敗,就意味著可能被處以125年的監禁。皮耶魯齊作為弱小的外國人,根本無力對抗龐大的美國司法機器,最終他被迫認罪,作為交易條件換取輕刑。

皮耶魯齊選擇認罪之后,實際上落入了“美國陷阱”的第二層含義,即國家與國家之間展開經濟競爭和政治競爭的“經濟陷阱”甚至“政治陷阱”。美國司法部對皮耶魯齊的調查“醉翁之意不在酒”,判皮耶魯齊125年監禁對美國意義并不大,其真正意圖是作為證據證明阿爾斯通違背了美國的《反海外腐敗法》,并以此作為籌碼幫助美國通用公司順利收購阿爾斯通。因此,當皮耶魯齊主動認罪,實際上就變成了美國司法部門的“人質”,阿爾斯通若不接受通用公司提出的商業并購方案,就面臨美國司法部以其違犯美國《反海外腐敗法》而做出的巨額重罰。可以說,美國將《反海外腐敗法》推向全球,將其作為開展全球治理的法律工具,實質是為打擊競爭企業而設計的陷阱。由此,“司法陷阱”與“經濟陷阱”實現了無縫連接。

皮耶魯齊在書中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一場“地下經濟戰”。美國不僅利用通用公司在地上的市場交易與法國公司展開競爭,而且通過隱蔽的“司法陷阱”來與法國展開經濟競爭,以達到控制法國經濟命脈的目的。皮耶魯齊認為,“美國陷阱”就是美國利用法律作為經濟戰的武器,削弱競爭對手,最終達到低價收購對手,從而維持經濟壟斷的地位。

二、美國陷阱的本質:全球帝國的法律建構

《美國陷阱》提供了一個生動案例,揭示了美國推動全球法律治理的本質。逮捕皮耶魯齊,表面上看起來是打擊全球腐敗的個案行動,實際上則是在動用政府權力介入到通用公司并購阿爾斯通的市場經濟活動中。在這場商業交易中,阿爾斯通公司的對手不僅是通用電氣,還有美國司法部。這個案例讓人們認識到,美國經濟體制實質上是這個世界最隱蔽、也是最大的國家資本主義,而這種國家資本主義是以精巧的法律之手建構起來的。

美國司法部介入跨國公司的全球市場交易,是由美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性質所決定的,在這個社會中,企業利益與國家利益進行了深度捆綁。美國企業在全球經濟競爭中的失敗也必然導致美國在全球政治競爭中的失敗。因此,美國設計這種精巧的“司法陷阱”和“經濟陷阱”,用以捍衛美國企業在全球競爭中的絕對優勢。在這個意義上,《美國陷阱》展現了美國一些人建構全球霸權的政治經濟學邏輯。

西方資本主義歷史是私人海上貿易與海軍擴張相伴而行的歷史,是全球商業貿易與殖民爭霸相伴而隨的歷史。私營企業之間的競爭變成國家之間的政治和軍事競爭,市場與戰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歐洲殖民爭霸引發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源于私營經濟在全球市場上的競爭。今天美國對中國乃至歐盟、日本、印度、墨西哥等發起不同形式的貿易摩擦,實際上就是由美國國家資本主義性質所決定的。

必須認識到,基于赤裸裸的國家暴力和殖民掠奪來保持在全球市場中的優勢地位,乃是資本主義的初級形態。兩次世界大戰之后,美國代表的“新世界”開始興起,對西方資本主義體系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升級換代。美國一些人毫無掩飾地宣稱美國的目標就是建立一個主宰全球的“新羅馬帝國”。而這個“新”,就在于將赤裸裸的軍事征服盡可能隱蔽起來,更多采用法律規則、投資貿易、金融體系、知識產權、人權、法治和文化意識形態滲透等來征服和擴大全球市場。比如挾持國際組織的權威來支配主權國家,在商業貸款中附加私有化、市場化和民主化改革要求,用所謂“華盛頓共識”來控制弱小國家的經濟命脈和政治力量,甚至采取“顏色革命”的戰術來摧毀主權國家等。

美國一些人正是企望依靠復雜多樣的手段來維持其全球帝國地位。任何國家若在經濟力量上挑戰美國,即便是盟國也會遭到各種打壓。美國歷史上逼迫日本簽署“廣場協議”,就是最著名的例子。對歐元的打壓,針對關鍵人員設計“司法陷阱”也有目共睹。因此,皮耶魯齊的故事絕不是一個孤立的個案,實際上揭示了用來打壓經濟和政治的競爭對手以維持全球帝國霸權的重要手段。

三、長臂管轄:美國司法霸凌與全球治理的矛盾

《美國陷阱》出版之后,很多人追問:為什么美國司法部可以調查一起法國公司與印度尼西亞的商業交易?為什么美國法院對美國領土之外的經濟活動擁有司法管轄權?為什么美國可以將自己的國內法凌駕于國際社會?在全球法律治理中,誰來制約不受約束的美國霸權,尤其是美國通過其國內法的“長臂管轄”所形成的全球司法霸凌主義?

所謂“長臂管轄”,是指美國州司法機構對與該州發生“最低聯系”的他州公民或法人行使司法管轄權。二戰后,“長臂管轄”也通過美國法逐漸延伸到對美國公民和企業在全球活動的司法管轄權。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擴展,就是1977年的《反海外腐敗法》中明確禁止美國公司向外國的公職人員行賄。冷戰時期,美國在全球扶持了很多腐敗政府,美國公司通過商業賄賂來打開外國市場已成為全球丑聞。在當時美蘇競爭的背景下,美國制定該法的首要目的是為了樹立美國在國際上的道德形象。因此,這個法律在道德上的宣傳效果遠遠大于實際效果。從1977—2001年20多年間,美國司法部只懲罰了21家美國公司,而且通常都是不重要的二線企業。

隨著美國邁向全球帝國,美國加快了將“長臂管轄”延伸到全球的步伐。一方面,美國運用其對盟國的政治影響力,將《反海外腐敗法》加以國際法化;另一方面,美國修改法律,將“長臂管轄”原則伸向外國公司和個人。任何一家外國公司,只要用美元計價簽訂合同,或者僅僅通過設在美國的服務器(如谷歌郵箱或微軟郵箱)收發、存儲(甚至只是過境)郵件,都進入到美國的“長臂管轄”范圍。可以說,美國通過“長臂管轄”赤裸裸地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使得其他國家的公司和公司管理人員都變成美國司法“長臂管轄”下的臣民。《反海外腐敗法》從約束美國公司,變為對競爭對手發動經濟戰的神奇工具。由此看到,隨著美國企業在全球競爭力的下降,美國政府越來越頻繁地利用該法律所設置的“司法陷阱”來打擊競爭對手。2004年,美國政府利用該法對外國企業的處罰所得僅為1000萬美元,然而,到了2016年則猛增至27億美元。特別是“9·11”事件之后,通過《愛國者法案》賦予美國政府以反恐名義大規模監視外國企業及其員工的權力,這更加便利美國司法部門收集證據。利用這兩部法律,懲罰了很多與美國企業競爭的商業巨頭。比如,2010年處罰英國宇航公司4億美元,2014年處罰法國巴黎銀行89.7億美元,2017年處罰德意志銀行72億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美國的“長臂管轄”之所以發揮作用,不僅基于法律,更重要的是法律背后金融、互聯網技術的支撐。由于美國控制著美元交易和互聯網,以至于任何公司和個人只要進入這個世界,就很容易落入“美國陷阱”。

經濟全球化應當是全人類的全球化,應當屬于全人類。如果美國一些人隨心所欲地對其他競爭國家展開美元金融戰、互聯網戰和“長臂管轄”的法律經濟戰,那就是將全球變成美國的殖民地。由此人們要問:這個世界究竟是“全人類的世界”,還是“美國的世界”?是基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采取一種每個人和每個國家都平等參與的思路來推動全球治理,還是基于西方種族主義的“新羅馬帝國”理念,采用一種“美國優先”的帝國霸權思路推動全球治理?這些是經濟全球化以來全球治理面臨的根本問題。

如果說人類歷史是一部不斷邁向經濟全球化的歷史,那么,這部經濟全球化的歷史也就是在全球治理中不斷用民主政治原則來打破獨裁專制主義的歷史。西方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建立,就是歐洲列強打破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早期天主教帝國專制,實現列強之間的平等。而一戰后“國際聯盟”以及二戰后的“聯合國”建立,就是蘇聯、美國以及中國、新興的民族獨立國家共同打破歐洲壟斷全球治理,進入到全人類參與全球治理的新時期。然而,美國一些人為了擺脫國內經濟危機,公然“公器私用”,將經濟全球化建立起來的經濟、法律體系異化為對其他國家開展經濟戰和科技戰、實現美國利益優先的工具,不斷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赤裸裸地展現在全球的司法霸凌主義。

《美國陷阱》一書不僅揭露了美國越來越嚴重的司法腐敗,即美國的商業公司、律師、執法機關和司法機構形成了隱蔽的腐敗團體,因為他們操縱著法律,從而變成了一股不受約束的力量;而且揭露了這種司法腐敗的背后乃是美國單極霸權不受任何約束的腐敗。正因為如此,皮耶魯齊呼吁歐盟在政治、經濟和法律上更加獨立于美國,從而制約美國霸權帶來的全球治理難題。事實上,美國的司法霸凌主義正在不斷瓦解美國過去所樹立的道德形象,讓全世界人民日益看清楚美國掄著貿易戰的大棒,試圖將其霸權建立在恐懼之上的專制主義本質,看清楚美國在“美國優先”口號下以鄰為壑、將全球秩序變成美國秩序的真面目。世界人民都有“天下苦美久矣”的感受。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陷阱》的出版,讓世人更加深切理解美國一些人在全球采取司法霸凌的專制主義實質。

作者:北京大學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law/info_32195.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致遠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重視研究中國經濟奇跡的社會主義因素

重視研究中國經濟奇跡的社會主義因素
這里強調的是,新中國以社會主義立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首先是社會主義,那么對于中國經濟成就的解[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