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大上海后,解放軍最初的艱難時光

來源:文匯報 作者:劉統 時間:2019-05-2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解放軍戰士風餐露宿(上海市檔案館藏)。

不入民房,是解放軍送給上海人民的“見面禮”

如何接管好大上海,是對解放軍嚴峻的考驗。在戰役之前,三野各部隊都進行了深入的政策教育和紀律教育,反復學習“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約法八章”。根據南京等城市接收的經驗教訓,華東局、華東軍區和三野前委制訂了更為詳細具體的《入城守則》《城市紀律》和《外交紀律》等文件,發到各部隊。

1949年5月14日,第三野戰軍政治部轉發華東局頒布的《入城紀律十二條》規定:

第一,一切機關部隊、公營企業人員、采購人員、民兵、民工,凡未持有軍管會所發之通行證,或佩戴軍管會特許之證章者,一律禁止出入市區及工廠區。嚴厲處罰一切破壞秩序、損壞公物及盜竊國家財產的分子。

第二,一切接收人員與入城工作人員,必須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堅決執行人民解放軍總部及華東軍區所頒布的一切命令法規,嚴禁無紀律無政府現象。

第三,入城部隊只有保護城市工商業之責,無沒收處理之權。除易于爆炸和燃燒的物資,如炸藥、彈藥、汽油等,應迅速疏散出城并呈報軍管會處理外,嚴禁搬運機器、物資和器材,嚴禁擅拆車輛及零件。

第四,除地方武裝、散匪及其他持槍抵抗的人員應加俘虜,及重要特務分子和重要戰犯應加逮捕外,嚴禁亂打人、亂抓人的現象。

第五,任何部隊有收集散在戰場上的彈藥、武器、其他軍用品及軍用物資之責,但無單獨處理之權。必須開列清單呈報軍管會轉報華東軍區統一處理。嚴禁各部隊后勤供給人員離開本身職務投機取巧、亂抓物資或搶購物資。

第六,一切入城的部隊及機關,必須遵照軍管會所指定的房屋居住,服從公共房屋管理處的管理與分配,教育一切人員愛護公物及使用室內外一切新式設備與衛生設備的方法。嚴禁擅移器具設備,及盜竊國家財產。所有部隊機關一律不準駐在工廠、醫院、學校和教堂。

第七,在戰斗結束后,除需要維持城市秩序的一定數量之部隊外,其他部隊一律撤出城外,并在撤出前必須將任務移交清楚。一切駐在城內部隊,應制定適合城市生活習慣的制度和規則。一切機關及部隊人員不許在室內無故鳴槍,如需軍事演習或練習射擊時,必須得到軍管會的批準,并須到軍管會所指定的郊外地點演習。

第八,一切機關及部隊人員,應實行公平交易,不得強買強賣。所有部隊人員及公務人員乘坐公共汽車,或進入公共游戲場所,必須照規買票。所有車輛入城,必須遵守交通規則,并服從交通警察之指揮。

第九,除外國僑民事務管理處外,任何機關和干部不許和外國人談話或發生直接關系。對一切外國外交機關、教堂、學校、醫院、銀行、工廠、商店及外國人的住宅,應予切實保護,嚴禁擅入外國僑民的機關及私人住宅。如外僑有犯罪行為者,需呈報軍管會處理。

第十,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毛主席、朱總司令所發布約法八章的布告外,不得亂寫其他未經上級批準的標語和口號。對城市各種具體政策必須經中央與華東局批準后才可實施,必須嚴格執行報告請示制度。

第十一,一切機關及部隊人員,應保持艱苦樸素作風,不準私受饋贈,私取公物,反對貪污腐化墮落行為。

第十二,厲行獎罰制度,對遵守紀律、遵守城市政策有功者,應給予精神的和物質的獎勵。對違反紀律、違反城市政策者,必須徹底追究,并依情節輕重依法處理。(所有人員每人一份)

中央對進駐上海非常關注,盡管華東局和三野已經規定了嚴格的入城紀律,5月16日中共中央又發來《關于入城部隊遵守城市紀律的指示》,就一些細節問題做了更具體的規定:

軍人進入戲院、電影院、理發店、澡堂看戲、看電影、理發、洗澡及進公共娛樂場所游覽,及乘坐電車、公共汽車者,均須照章買票,照章付錢,不得要求免票或半票付錢。

不經上級許可,不得接收人民的慰勞,對各階層人士給軍隊個別人員送禮和被邀請吃飯赴宴者,尤需謝絕。

軍隊在城市特別在大城市、中等城市駐扎時,不得借住或租住民房,免引起城市居民的不便和不利,而應駐扎在兵營、公共機關、廟宇、祠堂、公所、會館等公共房屋建筑,其家具設備(電燈、自來水、玻璃窗、抽水馬桶等)必須愛護,不得移走拆毀與破壞。

軍隊之騾馬大車不得入城,必須入城者,可在將所運物資、彈藥、糧食等裝卸后,即應出城,在城郊外擇地關喂。禁止在市區內關喂,禁止在市內樹上拴牲口,以保護樹木,不讓牲口啃樹。必須駐城市的應以師或團為單位,在市外組織馬廠喂養。

對這些嚴格規定的紀律要求,誰也不敢怠慢。粟裕為三野干部作了“怎樣進入大上海”的報告,干部戰士都寫了保證書。陳毅對部隊入城后的紀律提出極為嚴格的要求,最基本的一條就是“不入民房”。有的干部提出:遇見下雨,有病號怎么辦?陳毅堅持說:“這一條一定要無條件執行,說不入民宅,就是不準入,天王老子也不行!這是我們人民解放軍送給上海人民的‘見面禮’!”

外電一致報道解放軍為他們所見過的最好的軍隊

5月27日早晨下著小雨,上海市民們在槍聲平息后打開家門,驚奇地發現馬路兩邊潮濕的水泥地上,睡滿了身穿黃布軍裝的解放軍戰士。27軍在市區的部隊由軍長聶鳳智帶頭,官兵一致。20軍入城后,全軍露宿街頭。最少的露宿30個小時,有的長達幾天。59師師長住在小學校門口,政治部、司令部住在一條弄堂里,部隊在人行道上。據9兵團的總結記載:“進入市區的部隊,雖在戰斗中,服裝均能保持清潔整齊。初入市區的部隊,兩三夜均在馬路邊露宿。適值雨季,連夜下雨,由于從軍部起干部均能以身作則,戰士亦都有覺悟,毫無怨言。市民(工人、學生、商人等)再三邀請部隊進屋休息,均被婉言謝絕。市民送的慰勞品以至開水,均謝絕不受。部隊三天無開水喝,吃由30里外送來的冷飯。有一工廠工人送慰勞品給部隊,雙方互相推讓10次之多。工人感動地說:‘這真是我們的隊伍。’有個商人夜間送燒餅慰勞他門口的我軍哨兵,被謝絕;等哨兵換班后,又送給新接哨的,又被謝絕。連送三四次,直到天明,無一人接受。商人說:‘解放軍的紀律個個人都一樣,真是好隊伍。’閘北水電公司的哨兵發現水管壞了,當即找人修理,并向公司交代清楚。據該公司工人說該廠英國人從來不說中國一點好處,這次英國人反映:‘這個部隊好,非常負責,紀律好。’攻浦東時,英、美、葡等外商倉庫和煤油公司等被國民黨軍盤踞,外商托人要求我軍暫不炮擊,答應幫助我們勸降。我軍攻擊部隊接受其請求,和平收繳守軍槍械。事后幾國領事均托人或用電話向我道謝。外電一致報道我軍為他們所見過的最好的軍隊。”

時任三野司令部參謀處長的王德回憶:1949年5月25日夜間,陳毅司令員、饒漱石政委由丹陽乘火車赴上海,途經蘇州時,曾約粟裕、張震到車站,交談了接管上海的有關事宜。1949年5月26日,上海戰役臨近結束之際,第三野戰軍司令部在蘇州下達了“淞滬警備命令”以后,王德帶領參謀處機關同志,隨同粟、張首長乘火車,于27日拂曉到達南翔。當時火車不能前駛,上海市地下黨負責人劉長勝、劉少文等同志前來迎接,談到陳毅司令員和饒漱石政委已先期到達圣約翰大學,會合市委負責同志正緊張地展開組織接管工作。粟裕、張震等隨即換乘汽車進入市區。王德先把粟、張首長送到淮海中路1899號、1897號住下,然后參謀處的同志們去找辦公的房子。先到了國際飯店,王德一看豪華的高樓,表示不能住。然后他們開車經過外灘、外白渡橋到四川北路東面的四達路光華大學,校內房子空無人住,于是暫時安排住下,主要是可以馬上辦公。沒有床鋪,暫將教室內桌子拼起來當床。同時向大家宣布一定要愛護公物,不準上街買東西等紀律。大家都能自覺遵守。吃飯也是自帶糧食自己做的。有的分隊一時沒有住房,就在大街路旁或空地上集體蹲著吃飯。不少群眾都以一種驚奇的眼光注視著,想不到今天竟有這樣軍容整齊、衣著樸素,規規矩矩、和藹可親的軍隊。

把機關工作人員安排住下并展開工作之后,王德又帶幾個人去四川北路底江灣路1號原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和西側的海軍俱樂部看房子。這兩處院內滿地是遺棄的物資,文件、紙張散亂得到處都是,一片狼藉。司令部搬進原港口司令部和海軍俱樂部,才正式安頓下來。

野戰軍司令部找房子都這么費勁,別的部隊可想而知。23軍軍長陶勇是沙場老將,平時勘察地形、熟記地圖、判斷方位是很有一套的,沒想到進上海第一天上街就迷了路,還是遇見熟人才把他領回了駐地樓房。

嚴守紀律,讓解放后的上海恢復正常運轉

嚴格的城市紀律,使我軍在上海最初的生活非常艱苦。“前三天吃冷飯,沒有開水喝,睡路邊。以后也是吃‘戰斗飯’(用子彈箱盛飯,鋼盔打菜,炮彈殼做飯碗,甚至用痰盂打面條)。每天早晨天沒亮,連長帶著全連跑步到黃浦江邊去大便。因為找不到廁所,路遠,有的戰士半路上就拉在了褲子里。”“幣制未規定前,就不在市場上買東西。有好幾天沒吃過菜沒抽過煙的。20軍政治部通訊員看見某部隊采買員在買咸菜,大家告訴他幣制沒規定,不能買。采買員說:‘是首長叫買的。部隊幾天都沒有吃菜了,對身體很有影響。’后來20軍政治協理員就把自己從鄉下帶來的腐乳讓了一壇給采買員,把要買的咸菜仍還給店里。”戰士干部們就這樣堅持不入民房,堅持不在市場上買東西,堅持不入公共場所。三天后接管工作基本就緒,各部隊才找到國民黨軍空閑的營房、倉庫、機關用房,陸續住了進去。

上海開始了解放后的新生活。陳毅領導軍管會干部對原有的市政、財政、文化、軍事單位進行全面的清理和接收。市區內擔任警備任務的部隊在清查、收容國民黨散兵游勇,逮捕特務,疏散難民,清除垃圾。駐在郊區的部隊在拆除碉堡、平毀工事,排除地雷,為老百姓恢復正常生活和生產而努力。兩三天內,上海的供電、供水就完全恢復了正常,商店開門,新鮮的蔬菜也源源不斷上市。這個巨大的城市迅速地恢復了正常運轉。陳毅說:“好好地接管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遺留下來的遺產,好好地接管這些人民多年來血汗的積累和新民主主義新中國的物質基礎,這對新中國的建設有重大的意義。因此,毛主席和我黨中央非常重視接管工作,號召并領導共產黨員、人民政府工作人員、人民解放軍的指戰員,首先遵守紀律,以自己的模范紀律來對待接管工作,我們是這樣做了。這就保證了用戰爭奪回的人民財產,原封不動地交還人民。”

——摘自《戰上海》,劉統著,學林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history/info_31702.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華為絕地反擊,中國居安思危

華為絕地反擊,中國居安思危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來自外部世界明里暗里的打壓與封鎖從未間斷過。從研制“兩彈一星”應對大國[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牛金所配资 浙江11选5 吉林时时彩 闪牛配资 陕西快乐10分 欧洲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黑龙江11选5 股票推荐网站可以做优化吗 宝尚配资 十点配资 七乐彩 上海快3 多乐彩 惠泉啤酒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