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報:恐怖主義將成為特朗普制造宣戰理由反對伊朗的借口

來源:環球視野 作者:納薩寧·阿羅尼安 魏文編譯 時間:2019-07-01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特朗普政府已經不再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或是用信封向美國寄送炭疽病菌來欺騙世人,它正在集中向世界表明伊朗--世界是另一個大量儲備“黑金”和有戰略地位的國家--是世界上“搞恐怖主義最多的國家”,為了“拯救人類”應當打碎它。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國會已經承認律師們正在尋找伊朗與基地組織 的關系:他的目標是回憶起授權使用軍事力量的法律--9·11”以后通過,允許總統不經國會同意攻擊恐怖主義勢力。同樣2018年內利·拉胡德為“新美國智庫”進行的研究以已經解密的與本·拉登有關系的47萬份檔案為基礎進行的研究沒有表明伊斯蘭共和國與基地組織有接觸以便進行恐怖活動。反對伊斯蘭國的聯軍總司令英國將軍克里斯·吉卡也沒有看到伊朗在中東反對聯軍的挑釁。即使這樣,特朗普仍將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GRI)的軍隊列入他的主義團體的名單,因此是軍事打擊的目標。

對相應的對美國和它在中東的盟國的利益奇怪的和突然的破壞,蓬佩奧指控德黑蘭和它的伙伴進行了這些破壞:他意識到真理歸第一個講述它的人擁有,其余的人只能夠確認它或對它辟謠。這個中央情報局的前局長第一個開槍,然后檢查尸體。這樣,他把伊朗與塔利班承認531日用汽車炸彈進行的一次襲擊炸傷4名美國士兵和殺害阿富汗一些平民的事件聯系在一起;與另一起用導彈攻擊在伊拉克巴什拉的一些美國企業的總部聯系在一起;還指控伊朗用地雷和魚雷在阿曼灣破壞屬于沙特阿拉伯、阿聯酋、挪威和日本所有的油輪。新奇的是特朗普的日本盟友安倍晉三在事件之后到了德黑蘭,蓬佩奧根本不提他與伊朗當局的會晤。還要看一支像伊朗軍隊這樣強大的軍隊如何不是擊沉這些油輪,而是派出一些潛水員去安放拉帕地雷,如同他們是一些業余的恐怖分子一樣。但是,油輪之一受到了一個魚雷的攻擊,而不是一個地雷的攻擊:衛星澄清了它的來龍去脈。此外,如果我們接受蓬佩奧對事件奧粗制濫造的說法,伊斯蘭革命衛隊可能是一個沒有任何用處的恐怖主義團體,而又否定它的參與。因為恐怖主義的團體總是承認它們的襲擊正是為了顯示它們的實力,從敵人那里得到某種東西。

幸運的是在這些事件中沒有人死亡,但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聯軍從2015年起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僅轟炸難民的船、醫院、學校、市場或也門人的住房,而且與美國和英國勾結殺害了這個國家的數萬公民,戰爭的犯罪分子繼續逍遙法外。

將發生一次重大的襲擊嗎?

虛假旗幟的襲擊在歷史是很常見的事情,盡管有一些是人所共知的,另外一些不是這樣:在東京灣事件中美國假裝不存在一次北越的軍隊對它的海軍的攻擊,目的是為它侵略越南辯解;以色列1954年發動的“蘇姍娜行動”(參加行動的人員之一的未婚名字)反對賈馬爾?阿卜杜勒?納賽爾的埃及,在那次行動中對美國和英國在開羅的財產投放炸彈,歸罪于穆斯林兄弟會組織。它的目標是將這些大國拖入與納賽爾的軍事對抗,在這個國家挑起一場內戰。2005年以色列承認那個事件是它干的,這是在作案51年以后。最有名的9·11”襲擊繼續受到911“真相運動”的調查。用來占有南斯拉夫、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蘇丹、也門和敘利亞的資源和土地,破壞數千萬人生活的謊言表明這種“真相”到了永遠是戰爭的第一受害者的地步。

現在必須等待新聞。特朗普政府意識到招募美國的公眾輿論支持另一場可怕的戰爭唯一的辦法是一次造成美國人大量死亡的襲擊來表明伊斯蘭共和國(伊朗)殘暴和危險的程度,不僅是為了它自己的公民,或是為了中東的公民,也是為了世界。請注意參議員林德賽·格拉哈姆的推特:“清楚的是最近幾周伊朗攻擊了其他國家的輸油管道和油輪,在伊拉克制造了威脅美國的利益的潮流……如果 伊朗啟動針對美國的人員和利益的威脅,我們應當做出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軍事的回答。”因為波斯灣的軍事化不適應用一種“炮艦外交”說服伊朗;事實上前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被趕出政府就是特朗普政府外交的結束。

這可能是反對伊朗的外交、經濟甚至是網絡戰爭的最高點--可能加強--2012年震網病毒被美國人送到伊朗納坦茲的核設施,使其不能運行。那個網絡武器是“硝基宙斯”的一部分,這是一項針對伊朗進行大規模軍事網絡攻擊的計劃,使這個國家的電子網絡和它的空中防務作廢。

美國和伊斯蘭共和國并不總是敵人

很明顯伊斯蘭共和國和美國相互之間有一種錯誤的感覺。特朗普已經將“人民圣戰者”這個極端右派的宗教--軍事派別變成他的信息來源,博爾頓--另外一個宗教狂熱分子--2018年向其承諾在2019年之前帶走他們。已經排除了所有可能減輕一個有重大缺陷的總統無度行為的個人和形象,這種缺陷不僅是政治的,而且是智能的,將其變成一個危險的有無限的權力的危險人物。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是“瘋子理論”的發明者,被稱為“嘲笑的總統”(由于變幻莫測作為“瘋子”出現),以便迫使蘇聯人面對在按動核按鈕的威脅之下要求他們做出讓步。在他的旁邊有他的國防部長梅爾文·萊爾德,使他的決定溫和。那個受到“水門事件”壓抑的“瘋子”是個濫用酒精的人,他下令部署裝有核彈的B--52飛向蘇聯。今天像博爾頓這樣的個人占據“特朗普的地盤”,他們是能夠將世界推向一場全面的戰爭的人物。

美國由于退出伊核協議,已經挑起一種嚴重的緊張,此外違反聯合國憲章的2.4章,該條款禁止威脅其他國家的領土完整,這使8000萬人的食品安全處于嚴重的危險之中,他們依靠出售石油生活,成為受害者。

什葉派神權政治的最高領導人、什葉派宗教領袖霍梅尼--決定伊朗前途的人,無視總統和國會--分析世界時形而上學地強調,自認為是一個無疑受神的委托的傳教士,他保障對對于壞事情的勝利。即使這樣,這不是任何自殺:事實上他沒有授權伊斯蘭革命衛隊回應以色列在敘利亞針對支持伊朗的民兵近200次打擊。

伊斯蘭共和國從現實政治起和美國其他的總統們建立了相互利益的關系,盡管幾乎總是以秘密的方式。1985年在德黑蘭接待了陸軍上校羅伯特·麥克法蘭(伊朗--反對派丑聞的角色之一),他是前總統羅納德·里根的使者。這個軍人交給伊斯蘭當局一本《圣經》,一塊鑰匙形狀的蛋糕(作為開放愿望的象征),這是一項出售軍事裝備和一種戰略關系的建議,其意圖是避免莫斯科和伊斯蘭政府之間的接近。伊斯蘭共和國在1980年已經和里根合作,在選舉之前沒有釋放美國使館的人質的時候破壞民主黨總統吉米·卡特的連選。

但是,伊斯蘭共和國當局沒有工作的耐心:如果他們不能出口石油,這樣保持伊朗的社會和平,將阻止阿拉伯人出售他們的石油,這樣做不必偽裝自己。這可能是最后的戰斗:“讓非利土人和我一起死亡!”

(《環球視野》摘譯處2019624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global/info_32421.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雷雨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美國公共廣播新聞網報道稱,美國FBI正在約談多家美國大學,希望他們能協助FBI監視來自中國的留學[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