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美國在南大西洋的地緣政治擴張主義及其影響

來源:環球視野 作者:羅伯托·格奧爾格 佩德羅·波特拉 魏文編譯 時間:2019-07-01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自從90年代初由于蘇聯的垮臺冷戰中斷時起(我們理解冷戰事實上從來沒有結束,而是由于蘇聯的垮臺遭遇中斷或嗜睡的過程,這是由多方面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的因素造成的。由于在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的緊張最近在世界上不同的陣線發生的事件,比如在克里米亞、中東以及最近在委內瑞拉的事件表明冷戰的活動舞臺和緊張在美國和俄羅斯的軍事和外交日程中繼續存在),美國上升成為全球唯一的軍事超級大國,同時存在地區的大國。在這種環境中國際的體系是多極的。南大西洋已經變成美國和它的歐洲盟國特別是英國一個地緣政治擴張主義新的陣線(或正如當代地緣政治解讀的那樣這是“戰略的插入”)。

從最近 30年在國際關系和政治科學的學術研究來看,地緣政治的擴張主義也可以用一種更加溫和的外衣被解讀為“戰略的插入”的表現。但是對于命名一個國家領土、政治、經濟、貿易和軍事的擴張的機制,在911日襲擊事件之后或者說在后西方的世界地緣政治中更加合適的用詞還沒有取得共識;可是在南大西洋這些機制越來越明顯,這在拉丁美洲國家中間引起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變革的反響。

從地理上理解,它作為大陸和大洋的一部分在赤道線以下,但是包括非洲北部的一部分,南極海洋的邊緣和南極的大陸架。今天南大西洋作為世界上海上和空中交通最多的地區之一,存在緊張的經濟和貿易的活動,還有它所包括的國家特別是拉丁美洲國家和平的構成。

盡管這個國家之間和平主義的舞臺由拉丁美洲和西部非洲的政權指揮(存在確切的獨裁或國內戰爭的片斷),還有島嶼的領土部分,或歐洲大國的海外領地,在南大西洋開始出現一種行動舞臺的變化,確保美國在本地區更多的軍事存在。

美國的存在歷來以主觀的方式與拉丁美洲政府保持聯系,自從冷戰中斷以來一直在以更加客觀的方式出現,比如在哥倫比亞存在美國的軍事基地,美國與巴西進行聯合軍事演習,美國恢復和重新部署第四艦隊,最近支持哥倫比亞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邀請巴西政府作為該組織的觀察員國行動。

這樣,我們將在本文中簡短地討論美國的地緣政治擴張主義如何在拉丁美洲引起反響,在次大陸明顯地表明政治和經濟制度的變化的機制是什么,在巴西和阿根廷特別的沖擊,它們是南美洲主要的大國。

由于冷戰開始,大國出現在南大西洋是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對美國來說:1,這是它有影響力的地區;2,控制海上通道和德雷克海峽;3,避免這些國家采取反對美國的立場和接近華盛頓的敵人(在21世紀期間左派和中右的進步政府將會采取這立場)。

在冷戰期間巴西海軍的思想曾經服從于美國的實踐,但是通過巴西地緣戰略思想家比如戈伯里·多庫托·席爾瓦(1967)、梅拉·馬托斯(1980)和特雷辛哈·德卡斯特羅(1999)的啟發,從70年代開始巴西的海軍開始在自己的戰略環境中實施自己的海軍戰略。

與巴西不同,阿根廷與美國保持一種密切的關系,甚至在中美洲反對共產主義的斗爭中進行合作。但是,由于馬爾維納斯群島的戰爭兩國出現外交上的對立,美國的回答是支持它在北大西洋公約的盟國英國,沒有履行泛美互助條約。

在以后的年代里,在南美洲結束軍事獨裁的時候,美國繼續保持與巴西和阿根廷的關系,主要是在90年代經濟開放的時期。在此期間“華盛頓共識”控制這些國家的經濟重組,造成這些國家的危機和債務。由于2000年代初在拉丁美洲向左轉向,這些國家與美國的關系發生變化,拉丁美洲國家的自主權和獨立走向管理對外政策。在巴西這種感情與前總統路易斯·盧拉·達席爾瓦相聯系,在阿根廷與內斯托·基什內爾(前總統)相聯系。

在拉丁美洲這樣的地區計劃與政府的變革與20世紀初到21世紀美國的對外政策的變化有聯系。由于蘇聯的解體,建立了一個新的世界秩序,人所共知這是在國際關系中的多極化時期。因為2001911日的襲擊事件,美國深陷中東和反對恐怖主義的戰爭,美國的對外政策發生變化,對拉丁美洲的關注下降了,這有助于地區進步主義的左派崛起。

這種疏遠的反映在拉丁美洲和美國兩個方面,包括地區的發展和國家的發展。對巴西來說,增加出現在南大西洋保障了主權和它的戰略環境的安全,增加它的國際貿易的流動,在被稱為“藍色的亞馬孫”的地方發現石油、天然氣和其礦產的礦藏。

但是阿根廷的參與沒有像巴西的參與一樣以很有活力的方式發生,看到由于馬爾維納斯群島和其他英國島嶼領土問題的緊張,英國擁有美國作為盟國提供艦隊的援助。相反,當美國增加在南大西洋的存在時,展示出兩個效果,一個是貿易的,另一個是軍事的:1,美國的軍艦迅速離開德雷克海峽到達南太平洋;2,補償英國的存在,美國通過它在南大西洋的7個島嶼和在南極的軍事基地的存在是強烈的。

最后關于布宜諾斯艾利斯和巴西利亞與華盛頓之間地緣政治關系的前景可以確定三個可能的場景:一是博索納羅政府與特朗普政府之間接觸的機制加強與方向的變化;二是保持巴西美國關系的現狀,特別是因為博索納羅政府的軍人部分的壓力,他們感受到一種中斷的可能性,不論是在美國因為罷免的進程或是特朗普的連選;三是馬克里政府與美國拉開距離,考慮到阿根廷和美國選舉的場景可能確定從2019年下半年起在今后的選舉周期里拉丁美洲和南大西洋新的方向。

(《環球視野》摘譯自2019625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原載厄瓜多爾拉美社網頁)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global/info_32419.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雷雨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美國公共廣播新聞網報道稱,美國FBI正在約談多家美國大學,希望他們能協助FBI監視來自中國的留學[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