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美國對20個國家強加制裁妄圖破壞其經濟和國家主權

來源:環球視野 作者:美迪亞·本哈明 尼科拉斯J.S.戴維斯 魏文編譯 時間:2019-07-01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盡管誰是阿曼灣兩艘油輪受到攻擊的責任者的秘密繼續沒有解決,很清楚的是特朗普政府從52日起一直在破壞伊朗石油的運出,當時特朗普宣布將“使伊朗的石油出口減少到零,斷絕這個政權主要的收入來源”。這項措施指向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和土耳其,指向所有購買伊朗石油的國家,現在它們面對美國的威脅,如果那樣做的話。可能美國的軍隊沒有在實體上飛越運輸伊朗原油的油輪的上空,但是它的行動具有同樣的效果,應當被認為是經濟恐怖主義的行動。

特朗普政府還在犯罪,在強占委內瑞拉70億美元的石油資產時大規模盜竊石油,此事阻止馬杜羅政府可能得到自己的資金。根據約翰·博爾頓的說法,對委內瑞拉的制裁2019年將影響它價值達110億美元的石油出口。特朗普政府還威脅運輸委內瑞拉石油的海運公司。兩家海運公司一家總部設在利比里亞,另一家總部設在希臘,因為運送委內瑞拉的石油到古巴已經受到制裁。它們的船沒有受到損壞,也沒有受到經濟毀壞。

不論是在伊朗、委內瑞拉、古巴、朝鮮或是在20個國家中的某個國家,都在美國制裁“靴子”之下,特朗普政府正在利用它的經濟分量在全世界的國家實現“政權的變更”或是重要的政治變革。

致命的破壞

美國針對伊朗的制裁特別殘暴。雖然沒有實現“變更政權”的目標,但是造成了在全世界與美國的貿易伙伴更加緊張,對伊朗普通人的懲罰帶來可怕的痛苦。盡管食品和藥品從技術上說不在制裁之內,但是針對伊朗的銀行如波斯銀行(伊朗非最大的國有銀行)的制裁使得它幾乎不可能對進口的商品進行支付,這包括食品和藥品。結果藥品的缺乏在伊朗將肯定造成數千人死亡,而這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受害者將是普通的勞動者,而不是什葉派領導人,也不是政府的部長。

美國的公司媒體作為同謀提供服務,借口制裁是一種“非暴力的工具”,是為了向特別的政府施加壓力,強迫某種政權的“民主變革”。在美國新聞很少提及制裁對普通人致命的影響,只限于怪罪這僅僅是作為它攻擊的目標的政府造成的經濟危機的結果。

在委內瑞拉美國制裁的致命沖擊過于清楚,在那里嚴厲的制裁破壞了經濟,它正在從石油價格的下跌、反對派的破壞、腐敗和政府不好的政策中恢復。關于2018年在委內瑞拉死亡率三所委內瑞拉大學提出的年度聯合報告指出,美國的制裁在很大程度上要對當年至少增加4萬人的死亡負責。委內瑞拉制藥學會2918年的報告說重要的藥品缺少85%

如果不是因為美國的制裁,2018年世界石油價格的上漲至少應當為委內瑞拉經濟的小幅反彈和更適當地進口食品和藥品提供便利。相反,美國的金融制裁阻止了委內瑞拉為它的債務重新募集資金,剝奪了委內瑞拉石油工業購買零件、維修和新的投資的現金資金。此事導致石油的生產更有破壞性的下降,比前些年石油低價格和經濟蕭條下降更多。石油工業提供委內瑞拉國家利潤的95%,因此在扼殺石油工業和使委內瑞拉不能得到國際貸款的時候,如同預料的那樣,制裁惡意地欺騙了委內瑞拉人民,使經濟陷入一種致命的螺旋形下降。

杰弗里·薩克斯和馬克·威斯布羅特為經濟和政治研究中心進行的一份題為《制裁作為集體的懲罰:委內瑞拉的情況》的研究指出,2017年和2019年美國制裁結合的效果2019年將造成委內瑞拉國內生產總值下降37.4%,這是從未有過的降幅,2018年委內瑞拉的國內生產總值下降了16.7%,從2012年到2016年石油價格下跌了60%以上。

在朝鮮幾十年的制裁,加上長期的旱災使這個2500萬人口的國家數百萬人營養不良和貧困。特別是農村地區缺乏藥品和清潔的飲用水。2018年強加的更嚴厲的制裁禁止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出口,降低政府支付食品的進口以便減輕短缺的能力。

非法的制裁

美國的制裁更加令人憤慨的因素之一是它治外法權的范圍。美國破壞第三國的企業,因為它們“違反”所載而懲罰它們。當美國放棄與伊朗的核協議,開始強加制裁的時候,美國財政部炫耀僅在一天之內(2018115日)美國制裁了700多與伊朗做生意的個人、單位、飛機和輪船。關于委內瑞拉,路透社報道說,20193月美國國務院已經“教育全世界的石油貿易企業和煉油廠,讓它們進一步減少與委內瑞拉打交道,或是將面對懲罰,盡管它們進行的活動沒有被美國政府強加的制裁所禁止”。

石油工業的一個來源向路透社抱怨:“這就是美國的行動方式。他們寫下名字,然后叫你,以便給你解釋還有你沒有寫的規則,他們想讓你繼續”。

美國的當局說制裁將對委內瑞拉和伊朗的人民有利,向它們施加壓力是為了讓人民起義和推翻他們的政府。注意到美國使用軍事力量、政變和隱蔽行動是為了打敗外國的政府,結果在阿富汗、伊拉克、海地、索馬里、洪都拉斯、利比亞、敘利亞、烏克蘭和也門造成災難。美國利用它的統治地位和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上作為“軟實力”的方式,目的是做到“政權的變更”,這種想法導致認為那些提出美國的政策的人們以一種更容易向關注戰爭的美國公眾和感到不安的盟國兜售一種強制的方式。

但是發生對空中轟炸的“震動和恐懼”,軍事的占領進行無聲的暗殺,可以預防的疾病、營養不良和極端貧困遠不是一種人道主義的選擇,在人道主義國際法之下使用武力更不是合法的。

丹尼斯·哈利德1997--1998年曾任聯合國在伊拉克的人道主義協調員職務,1998年被任命為該組織的副秘書長,后來他因為抗議針對伊拉克殘暴的制裁而辭職。

哈利德說:“整個制裁當是聯合國安理會或是一個主權國家強加的時候,是一種戰爭的形式,一種挫傷性的武器,以不可避免的方式懲罰無辜的公民。如果 故意擴散,當它致命的后果已經被公認的時候,可能被認為是種族滅絕。美國大使瑪德林·阿爾布萊特1996年在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鐘’節目中說過,殺死50萬伊拉克兒童對企圖推翻薩達姆·侯賽因‘是值得的’,聯合國繼續制裁伊拉克按照種族滅絕的定義進行調整。”

存在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任命的兩個聯合國特別報告人,這是兩個獨立和嚴肅的當局,一直在調查美國在委內瑞拉的制裁的影響和非法性,盡管他們一般的結論可以同樣適用于伊朗。阿爾弗雷德·德薩亞斯在2017年美國強加金融制裁不久以后訪問了委內瑞拉,提出了一份他在那里看到的情況廣泛的報告:由于委內瑞拉長期依賴石油,治理不良和腐敗,美國的制裁造成非常重大的沖擊,但是報告也有力地譴責美國的制裁和“經濟戰”。

 德薩亞斯在報告中寫道,“現在的制裁和經濟封鎖可以和中世紀對城市的圍困相比。21世紀的制裁企圖不只讓一個城市下跪,而是讓主權國家下跪。”德薩亞斯的報告建議國際法院將美國反對委內瑞拉的制裁作為一項反人類罪進行調查。

聯合國第二個特別報告人伊德里斯·賈扎伊里發布一份強有力的聲明回答今年1月在委內瑞拉由美國支持的失敗的政變。他譴責外國的大國“強制”形成“對所有的國際法的準則的違反”。“制裁導致饑餓和醫療的缺乏,這不是對委內瑞拉危機的回答”,“它將一場社會和經濟的危機提前,沒有提出和平解決分歧的任何基礎”。

制裁也違反美洲國家組織憲章第19條,它明確禁止“通過任何理由干涉任何其他國家的內部或外部事務”。他補充說,憲章“不僅禁止使用武力,而且也禁止任何其他的干涉方式或反對一個國家的人員威脅的企圖,或反對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要素的企圖”。

美洲國家組織憲章第20條是同樣明確的:“任何國家都不能使用或鼓勵使用強制的經濟性質或政治性質的措施以便強迫另一個國家的主權意志,以及這樣獲取任何類型的優勢”。

關于美國的法律,不論是2017年還是2019年反對委內瑞拉的制裁的基礎是總統沒有根據的聲明,稱委內瑞拉的形勢在美國創造了一個所謂的“國家緊急狀態”。如果美國聯邦法院沒有那么多恐懼讓政府部門在對外政策的事務中負責任的話,一個聯法院就可以質疑和很可能甚至比在墨西哥邊界的“緊急狀態”的情況下更迅速和更容易的方式拒絕所有這一切,至少在地理上墨西哥與美國相連接。

沒有效率

存在一個更加關鍵的理由以便避免美國的經濟制裁在伊朗、委內瑞拉和其他受到影響的國家的沖擊成為致命的:不起作用。

20年前,當經濟制裁正在使伊拉克的國內生產總值在五年內減少48%的時候,嚴肅的研究證實了它的滅絕種族的人的代價,繼續沒有能力把薩達姆·侯賽因的政府趕下臺。丹尼斯·哈利德和漢斯·馮·斯波內克兩位副秘書長辭去了在聯合國的高級職務,因為他們拒絕強加那些謀殺性的制裁。

1997年羅伯特·佩普當時是英國達特茅斯學院的教授,他通過收集和分析115個案例的歷史數據(從1914年到1990年),企圖解決關于使用經濟制裁以便在其他國家實現一種“政治變革”的問題。他在題為《為什么經濟制裁不起作用?》的研究中得出結論,制裁僅只在115個案例中的5個獲得成功。

佩普還提出一個重要的和挑動性的問題:“如果經濟制裁有效的次數稀少,為什么美國還繼續利用制裁?”他提出了三個可能的回答:一個是“那些做出強加制裁的決定的人們系統地高估了制裁本身強制性成功的前景”;二是“考慮將武力作為最后的手段的領導人經常期待首先強加制裁的事實能提高他們后來的軍事威脅的信譽度”;三是“一般來說強加制裁向領導人提供比拒絕號召支持上述制裁或是使用武力更大的國內政治上的好處。”

我們認為回答可能是“所有前面的東西”的一種結合。但是我們堅定地相信這些理由的任何結合或任何其他的理由都不能為在伊拉克、朝鮮、伊朗、委內瑞拉或任何其他地方經濟制裁謀殺的人的代價進行辯解。

與此同時世界譴責最近對油輪的攻擊,試圖確定有罪過的人,這種全球的譴責也應當集中在對致命的、非法的和無效的經濟戰負有責任的國家,它處在這場危機的中心:美國。

(《環球視野》摘譯自2019622-23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global/info_32418.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雷雨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FBI要求美國高校監視中國留學生
美國公共廣播新聞網報道稱,美國FBI正在約談多家美國大學,希望他們能協助FBI監視來自中國的留學[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