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于嵩昕 時間:2019-06-2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西方一直試圖基于其既有的陳述邏輯建構“一帶一路”話語,其中充斥的誤讀、質疑和指責,一直不絕于耳。而今,隨著“一帶一路”實踐成果日益豐碩以及國際經濟、政治形勢發生的新變化,西方關于“一帶一路”的話語出現了積極變化,并對自身以往認識中的一些問題展開反思。

在“一帶一路”建設實踐中,中國堅持基本原則,明晰發展目標,推動互利合作,用自己的行事方式和陳述邏輯向世界明確表達究竟什么是“一帶一路”,并逐步構建起跳出西方話語邏輯的、符合實際的“一帶一路”話語。

 u=3517828552,1390058444&fm=26&gp=0.jpg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努力構建全球互聯互通的伙伴關系,致力于實現各國互利共贏、共同發展。“一帶一路”倡議已經形成了巨大的國際影響力,正穩步推進人類利益共同體、價值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建設。但是,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西方一直試圖基于其既有的陳述邏輯建構“一帶一路”話語,其中充斥的誤讀、質疑和指責,一直不絕于耳。而今,隨著“一帶一路”實踐成果日益豐碩以及國際經濟、政治形勢發生的新變化,西方關于“一帶一路”的話語出現了積極變化,并對自身以往認識中的一些問題展開反思。

西方原有的關于一帶一路話語

福柯認為“話語”就是“陳述的整體”,這些陳述隸屬于同一個話語結構,而話語結構的背后是“權力”,它是“控制”話語的力量。在話語背后的權力和話語結構既定規則的基礎上,話語形成了自己的陳述方式。西方的話語結構,有其獨特的發展歷史。西方話語結構背后的權力涉及西方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在經濟、政治、文化等領域中有成熟的陳述邏輯。在近現代人類歷史進程中,以歐美為代表的西方文明逐漸確立了其在世界范圍的優勢地位,它的話語結構也逐漸呈現出鮮明特征:第一,西方話語要求按照其自身的陳述邏輯去解釋世界,并具有強烈的排他性;第二,現當代美國在西方話語中處于主導地位,但整個西方話語并不具有絕對的一致性,這種非一致性既存在于西方不同國家之間,也體現在西方不同國家在不同領域的陳述邏輯之間。

習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后,西方輿論迅速做出回應,并給予了持續的關注。從國內學者的大量研究可見,西方主流媒體在有關“一帶一路”的報道中,常用“冒險”“戰略”“殖民與帝國主義”“戰爭”等詞匯,也會用到“重大機遇”“害怕失去霸主地位”“威脅”等相關描述。同時,以美國為首的歐美發達國家政府官方也秉持質疑、排斥,甚至是敵視的態度。截至2019年4月,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G7集團國家中僅有意大利正式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并委派國家元首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雖然2015年我國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已經明確將“共商、共建、共享”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基本原則,但是,這些原則卻難以被西方主流話語所接納。根源就在于,西方話語的陳述邏輯對此有著立場性的反對。

西方關于一帶一路的新話語

近六年來,“一帶一路”倡議影響力與日俱增,并逐漸與世界大多數國家達成共識,這也是“一帶一路”倡議不斷沖破西方話語的過程。這個過程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一帶一路”建設實踐的穩步推進,逐漸形成構建新話語的堅實基礎;第二,隨著國際經濟、政治形勢的變化,西方關于“一帶一路”的新話語開始反思西方原相關話語本身,并對西方話語結構背后的固有權力展開反思。

在“一帶一路”建設實踐中,中國堅持基本原則,明晰發展目標,推動互利合作,用自己的行事方式和陳述邏輯向世界明確表達究竟什么是“一帶一路”,并逐步構建起跳出西方話語邏輯的、符合實際的“一帶一路”話語。

近六年來,“一帶一路”建設所取得的“合作共贏”成果是實實在在的。據商務部數據,2018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對5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56.4億美元,同比增長8.9%;對外承包工程方面,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7721份,新簽合同額1257.8億美元,完成營業額893.3億美元,同比增長4.4%。

截至2019年4月,我國已經與131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簽署了187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2019年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召開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有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的近5000名外賓應約而來。在G7集團國家中,意大利元首親自前來,英國、德國、法國、日本委派了高級代表。

2019年4月26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德國《世界報》用一個整版刊發了新華社記者撰寫的文章《新絲綢之路有助于重建德國工業衰退地區的城市》。西方媒體出現積極的態度,并不意味著西方話語的陳述邏輯被拋棄。西方的質疑聲仍然存在。但這種積極的態度至少表明,在一定范圍內,“一帶一路”不再被曲解和誤讀,這也意味著“一帶一路”新話語在一定范圍內被接受。用一個整版報道“一帶一路”的西方媒體,還有英國《金融時報》。2019年3月21日,該報用一個整版刊載了題為《歐洲對中國的新現實主義》的文章,在提及“一帶一路”時,作者認為,美國的方式給歐洲制造了更多的根本性問題,歐洲需要與中國合作,以拯救那些被美國否決的大型多邊協議。

對于西方來說,一方面,“一帶一路”建設實踐已經帶來了令其無法漠視的現實變化;另一方面,它也難以全然接受自己話語結構外的新話語和新陳述邏輯。西方國家之間對“一帶一路”認識的差異性,不僅體現了西方話語陳述邏輯上的分歧,也顯示出其內部裂痕日益明顯。實際上,從經濟邏輯出發,“一帶一路”為西方國家發展帶來了巨大機遇,這一實踐也為西方提供了非對抗的“合作共贏”新話語,觸動了現有西方話語結構。但是,美國現任政府處處憂心一個和平崛起的發展中大國是否會動搖它的世界霸主地位。

西方一帶一路新話語呈現明顯反思特征

在特定的話語結構中生成的話語,不一定會維護其所在的話語結構。福柯認為,“話語承載著和生產著權力:它加強權力,又損害權力,揭示權力,又削弱和阻礙權力”。這是由于話語會反思其所在的話語結構,促使其做出相應的調整和變革。在這個過程中,話語會削弱話語結構背后的固有權力。2017年以來,西方出現的關于“一帶一路”的新話語呈現出明顯的反思特征。一方面,這些反思會直接指向話語結構背后的權力機制;另一方面,也會對基于這種權力機制產生的、西方原有的“一帶一路”話語提出質疑。這種現象在一直堅持抵制“一帶一路”的美國話語環境中表現得尤為明顯。

2017年11月3日,《時代周刊》第一次刊發了一幅帶有非英語字符、中英雙語的封面:“China Won/中國贏了”。該刊用8頁大篇幅刊發了一篇題為《新絲綢之路》的文章,文中介紹了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推動的國際合作與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同時抨擊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內投資方面的措施無力,他的各種“退群”行動,以及對“一帶一路”采取抵制措施等,這讓世界只能眼望中國。美國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使之與媒體及一些精英人士的觀點產生了嚴重的分歧,這在美國歷史上都是很罕見的。非官方話語對官方話語陳述邏輯合理性以及背后的權力機制提出強烈質疑,甚至采用了全然不同的陳述邏輯對其進行否定,并重新建構相關話語。2019年4月27日,《紐約時報》刊出了一篇題為《中國是向世界放高利貸的嗎?》的文章。文中批判了西方一些所謂中國導致“債務陷阱”的言論,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經常被夸張或誤讀,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化”。對“一帶一路”的重新解讀體現了西方話語的自我反思。

西方內部出現的這種分歧有其深刻的社會歷史背景。英國“脫歐”進程及特朗普入主白宮對西方一直倡導的全球化和自由貿易帶來了極其負面的影響,進一步加劇了其內部裂痕,也造成了歐美社會的裂痕。美國調查機構蓋洛普2019年5月15日至30日開展的調查顯示,特朗普支持率為40%,不支持率為55%。雖然近兩個月其支持率持續走低,但仍然相對較高。高支持率與高不支持率并存,表明了美國社會意見的兩極分化,也體現了美國不斷加深的社會裂痕。另外,西方在自身發展和國際貿易等方面所面臨的現實問題,與“一帶一路”建設不斷取得的成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突破西方對一帶一路表達的話語體系

西方話語背后的固有權力是根深蒂固的,它始終影響著西方話語環境中的“一帶一路”表達。

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2018年出版的新著《恐懼:特朗普在白宮》爆料了白宮內部的許多故事。其中僅有的涉及“一帶一路”的一處,是作者對2017年發生的一次對話的解釋。當時的白宮高級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要求當時在任的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幫助圍堵中國,交換條件是班農會支持馬蒂斯保留美國在阿富汗駐軍,因為阿富汗是中國“一帶一路”通往歐洲的交通要道。但馬蒂斯卻說,他支持全球貿易,這種貿易很好。這種表態讓班農大吃一驚,因為班農覺得馬蒂斯根本不懂國家戰略。這個國家戰略就是要在經濟、政治、軍事等領域全面圍堵中國。雖然兩人現在都已離任,但是特朗普政府的戰略導向并沒有發生變化。美國為了維護自己的世界霸主地位,不惜損害自身及盟友的利益,違背其倡導多年的全球化和自由貿易規則,想方設法限制中國的發展。

在西方話語中,霸權邏輯與霸權行為相輔相成,排斥其他邏輯,無視其邏輯本身的不合理性。在這種邏輯中生成的話語會藐視一切事實真相,完全根據其目標指向,任意解釋現實。同時,美國的經濟發展趨勢又強化了這種霸權邏輯。早在2009年,華裔學者吳旭就在《如果美國背叛了全球化》一文中預見到,美國的經濟發展將會走向“去全球化”,美國將會采取“美國優先”政策,將會偏向“民粹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

構建一帶一路的積極話語

從“一帶一路”建設近六年來的發展可見,我們完全可以建立合理的“一帶一路”話語,并影響西方話語,進而促進西方話語內生成合理的關于“一帶一路”的話語。第一,構建“一帶一路”話語要基于實踐成果,用實踐的成果進行陳述會更有力量。西方的猜忌、懷疑,會在“一帶一路”建設實踐中不攻自破。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國際組織在認可“一帶一路”建設成績的同時,自然會生成關于“一帶一路”的積極話語。第二,要利用好西方話語解釋力日漸衰弱這一現實,它們存在于西方內部不同的陳述邏輯、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國家之間。在混雜的意見和聲音中,我們需要堅持“一帶一路”的陳述邏輯,并針對不同國家的語境結合具體問題進行有針對性的表達。第三,在西方話語無力解釋或解釋失效的方面,我們要強有力地發聲。西方話語的陳述邏輯無法解釋清楚什么是“共商、共建、共享”,什么是“合作共贏”,什么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這需要我們在“一帶一路”話語構建過程中,做出更加詳細、深入的解讀,并通過不同國家的媒體進行有效傳播。

總而言之,西方對“一帶一路”的關注一定會持續下去。“一帶一路”話語的生成和構建,必須直面西方話語的挑戰。對西方關于“一帶一路”話語的深入分析,有助于我們更加合理、有效地構建 “一帶一路”話語,并對西方相關話語產生積極影響。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一帶一路’對外傳播話語體系建構研究”(18BXW022)、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一般項目“多模態視閾下‘一帶一路’國際新聞話語研究”(2017BXW004)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東華大學人文學院)

本文鏈接:http://www.wtmsig.live/html/culture/info_32222.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紐約時報:美網絡部門向俄電網植入美方代碼

紐約時報:美網絡部門向俄電網植入美方代碼
美方由特朗普和國會授權網絡部門采取行動,向俄羅斯電網等目標植入電腦代碼,作為遏制俄羅斯今后[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